头部保护

  • 头部保护
  • 足部保护
  • 呼吸保护
  • 眼面耳保护
新闻动态

公司新闻

主页 > 威尼斯人最新 >

威尼斯人最新:做出中国最大的彩电品牌遭下属背叛、入狱6年54岁再创业造出“客

2017-09-25 16:53

  说起造车,董明珠不妨跟这个人都学习学习——54岁之前,他是中国最电品牌的创始人;54岁之后,他投身汽车业,花了4年时间,打造出中国第二大客车品牌,年销售额55亿元!

  在商界,不少大佬都有一个“造车梦”,其中最著名的当属董明珠,她不仅自己干,还把王健林刘强东等人拉了进来,最近终于弄出样车,却被网友评价:车身像五菱荣光,车标像梅花五。

  其实,说起造车,董明珠不妨跟这个人都学习学习——54岁之前,他是中国最电品牌的创始人;54岁之后,他投身汽车业,花了4年时间,打造出中国第二大客车品牌,年销售额55亿元!

  而且,这只是他传奇人生的一部分而已:上山下乡,考上大学,辞职下海,12年做出中国最大家电品牌,却被手下背叛,被判入狱6年......

  被命运,爬起来;再被,再爬起来;再被,再爬起来。他的人生,从来没有认输这个词,他就是创维集团和南京金龙的创始人黄宏生。

  1972年,刚刚高中毕业的黄宏生,随着上山下乡的大潮来到海南的黎母山区当了知青,黎母山区是黎族和苗族聚居的地方,丛林密布,气候潮湿。不过一开始,年轻人看一切都是新鲜的。白天劳作,晚上吹牛,打扑克,有时候还能打一些果子狸来打打牙祭,倒也自得其乐。

  慢慢的,日子变得漫长而无聊,看不到前途的年轻人日渐消极。生活也失去了最初浪漫的色彩,变得越来越艰难。有一年台风刮了三个月,不间断地下雨,山洪暴发。黄宏生和其他知青被困在住地,没有水喝,也出不去,只有把雨水沉淀了喝,就象在孤岛一样苦苦求生。

  下乡四年,第一年是好玩,第二年开始失望,第三年变得消极,到了第四年,有门路的就开始活动回城,没门路的往往只有选择放弃。

  不过在恶劣的生活环境、日复一日的劳作中,黄宏生始终没有失去斗志,为了保持学习精神,他坚持写日记。也尽可能地找书来读。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、《青春之歌》成了那个时代最好的精神食粮。

  1977年,国家宣布恢复高考,这让一直都坚持学习的黄宏生看到了一丝曙光。经过短暂的复习,黄宏生考入华南工学院(现华南理工大学),专业是无线电工程。

  四年之后,黄宏生交出的毕业论文是黑白电视机设计。临别校园之际,他告诉老师:“总有一天,我要创建出像索尼、松下一样的企业。”

  毕业后,黄宏生进入华南电子进出口公司工作。3年后,28岁的黄宏生被破格提拔为常务副总经理,副厅级待遇。

  正如陆母山区恶劣的生存环境没有让黄宏生低头,事业上的一帆风顺也没有让黄宏生迷茫。无论身处什么环境,黄宏生都不会忘记自己真正的理想是什么。

  生存,对于所有创业公司来说,都是最迫切同时最残酷的事情,黄宏生和他的创维也不例外。创业仅仅三年,黄宏生就经历了三次打击,一次比一次惨痛。

  黄宏生最先是代理电子产品出口,由于不熟悉香港的环境,加上贸易环节又多,进的货都卖不出去。初涉商场就遭此打击,黄宏生大病一场,入院一个月。

  等生意好点,积累了点资金,黄宏生又做起了。因为当时香港流行丽音广播,黄宏生就想做一款,专门接受丽音信号。

  为此,黄宏生专门请来飞利浦的工程师做技术,雄心勃勃地做了2万台,谁知电视台觉得丽音广播成本太高,说停了就停了,黄宏生又一次血本无归。

  思来想去,黄宏生想起了自己的大学专业,自己研究了四年电视,再看看当时东欧市场彩电供不应求,于是向银行500万,聘请了国内知名厂家的工程人员40多人,准备投身彩电业。

  然而,由于经验不足,经过一年多的开发产品才研发成功,这个时候技术已经落后,甚至不符合国际规格,参加国际展览也无人问津,结果500万元又打了水漂。黄宏生也因此债台高筑,陷入绝境。

  1991年,香港爆发了一场收购大战,香港迅科集团由于高层内哄,决定将公司拍卖,从而引来各路富商大竞标,而迅科集团一批彩电专家则受到排斥。

  看起来,黄宏生根本不具备实力参与收购战,但他却成了这场大战中真正的赢家。他把目光瞄准迅科彩电开发部的技术骨干,出让公司15%的股份将他们纳入旗下,使企业获得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持。

  9个月后,创维开发出国际领先的第三代彩电,在德国的电子展上获得了第一笔2万台的大订单,创维靠技术征服了欧洲市场,从绝境中走了出来。

  之后,创维的订单源源不断,路也越走越宽,1994年,创维实现年产彩电40万台,销售5.5亿元,到了2000年更是以70亿元的销售额跃居国内彩电企业三甲。

  敢于冒险的黄宏生在彩电业务最繁荣时期开始进军房地产,于2004年3月,在海南与鸿洲地产老板王大富合资20亿元兴建海南省最大的地产项目“时代海岸”,涉及资金巨大。

  据2004年香港廉政公署调查黄宏生挪用的4837万港币已注入该项目,当年11月,黄宏生与其胞弟黄培升在香港被廉政公署拘捕。

  在黄宏生入狱后,69岁的王殿甫临危受命,出任创维董事局主席。在他的主导下,创维增设了集团主席、行政总裁的职务,还增设了独立委员会,并对董事会进行改组,黄宏生仅保留非执行董事一职,其家属也辞去了在创维的一切职务。

  就这样,创维“家族式管理”的帽子被彻底扔掉,此后几年,在张学斌、杨东文等职业经理人的带领下,创维年营收保持着两位数的稳定增长,还让黄宏生手中的股票市值比入狱前翻了近10倍。

  2009年7月4日,黄宏生被保释出狱。面对媒体,黄宏生表示“只有被火烫了,才知道什么是疼。不期而至的牢狱生涯让自己更加淡定从容”。

  2011年1月9日,厦门金龙与南京创源天地汽车有限公司、南京东宇签署了《关于南京金龙三方重组协议书》,而南京创源就是黄宏生执掌的创源天地控股公司投资1亿美元在南京溧水成立的新公司。自此,黄宏生在南京金龙担任起董事长,开启其“二次创业”。

  然而,隔行如隔山,刚进入汽车行业的黄宏生就自己都坦言“经历了非常艰苦的挣扎”,走得并不容易。据黄宏生透露,自2011年进入了新能源汽车以来,前后投资了十几个亿。

  虽然在家电业游走20多年,但在运营南京金龙的过程中,黄宏生却发现之前的经验并没有给自己带来太多优势,甚至出现反效果。“家电是大规模标准化生产,客车是定制,这就使我付出了很多的学费。”黄宏生举例,在接手南京金龙的初期,公司想设计一个时尚裸奔的客车,结果付了好几千万的设计费,最终却以失败而告终。

  其次这种磨合还体现在质量管理上。经历了多年的自动化改造,家电现在基本上一条生产线个,全部用机器来保证质量减少人为因素,但客车却是严重依赖有经验的技工手工操作,在这方面黄宏生此前根本没有积累。此外,汽车和客车的销售模式都是B2B的生意,不同于家电的B2C模式,单单这个跨界就让黄宏生吃了大亏。

  为此,年近六旬的黄宏生把自己的铺盖从深圳的别墅搬到了工厂,每天早上6点半就转一圈,上午去研发中心请教,下午到市场上聆听客户的批评和投诉,这样的日子足足维持了4年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2014年,南京金龙实现扭亏为盈,销售收入达16亿元,比2013年翻了4倍,其纯电动客车产销量达到1890辆,跃居国内全行业第二。

  2015年,南京金龙纯电动客车产量达到8796台,同比增长了400%,销售收入55亿元,第二次蝉联亚军,仅次于宇通客车。

  而且,根据业内人士预测,南京金龙将会在2020年实现620亿元销售额,2025年前实现1240亿元的新能源汽车销售额!

  新能源汽车是不是黄宏生的天命尚不得而知,但其似乎已经找到了自己事业的第二春。而在整个二次创业过程中,黄宏生越来越感悟到:热情比天赋更重要。

  尽管人生起起伏伏,创业经历坎坷无比,但黄宏生依然认为:“寻找天命的过程一点都不痛苦,像恋爱一样。寻找天命的终极目标是寻找生命的意义与使命,生命的意义让人度过痛苦和灾难。”

产品专区 服务支持